斯里兰卡华商亲历:首都居民烧柴做饭,供电局找不到纸打印电费单

  中新经纬7月13日电 (马静)短短几日内,被誉为“印度洋上的明珠”的斯里兰卡动荡不停。在斯里兰卡经商多年的华商告诉中新经纬,缺油少气断电已持续数月,并引发连锁反应:加油站排队数天才能加上油已成常态,部分公共交通停摆,工厂产能受限。因缺少燃气,首都科伦坡市区有居民烧柴做饭。

  曾经“南亚中高收入国家”的荣光已经隐去,现今的斯里兰卡正深陷在食品、燃料和药品短缺等危机中。

  “我看见火光从总理私宅冒出来”

  7月9日,数万人走上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示威游行,其中数千名抗议者突破安全路障,冲击了总统府;同日深夜,有抗议者纵火焚烧了总理府邸。

  “站在我们家阳台上,就看见火光从总理的私宅不断冒出来。”在斯里兰卡已生活7年的华人Phoebe,其住宅距离总理私宅只有几百米,她告诉中新经纬,在冲突爆发的上一周,她每日途经总理家发现安保多了起来,安了很多防爆的防护栏,只留了一个出入口。7月9日深夜,总理私宅冒起火光,但周边都很安全,没有人受伤。

  斯里兰卡福建总商会常务副会长黄朝顺住址离总理家私宅大概2分钟左右车程。他告诉中新经纬,晚上周边楼下都有特殊部队站岗,没有人山人海,也没有影响到私人住宅的生活,站在楼上可以远眺到总理住宅,围墙比较高,看起来过火面积在40%左右。

  “虽然有部分示威者进入总统府,但其实7月9日的示威游行是比较温和的,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馆和当地的电视频道等都有提前告知我们,现场也没有发生打砸抢烧等暴力行为。”黄朝顺对中新经纬表示。

  斯里兰卡福建总商会副会长李春荣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也提到,斯里兰卡的这场游行都是在科伦坡的特定街道,对城市运行和普通人的影响并不大,有些示威者在次日已经自发打扫卫生离开。

  实际上,早在7月9日这场令人瞩目的大游行之前,斯里兰卡就曾在4月和5月发生多次冲突和游行。如今,总统、总理和多位部长在近日的动荡中相继辞职。据环球网最新报道,7月13日,斯里兰卡刚刚宣布辞职的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已搭乘军机离境抵达马尔代夫。总统的弟弟、前财政部长巴希尔·拉贾帕克萨也已离境飞往美国。同日,斯里兰卡总理维克拉马辛哈宣布实施国家紧急状态。

  受访华商均表示,7月9日的这场大规模游行再次反映出缓解斯里兰卡经济困境已刻不容缓。

  黄朝顺提到,这次大游行除了有组织的参与者之外,还有很多都是自发参与的,这占到了多数,“以前可能是已步入社会的人群为主,但这次有很多大学生参与,这反映了目前斯里兰卡的经济状况已经严重影响到每个人的生活,将近5个月的停电和缺油少气,哪个普通家庭能承受了呢?”

  Phoebe则提到,7月9日的大游行除首都科伦坡本地的人之外,还有很多外省的人民从各地过来,靠着走路、扒火车、挤货车等方式涌进了科伦坡,“尽管来得很艰苦,但他们还是来表达愤怒”。

  缺纸导致供电局连电费单都没法打印

  曾经的斯里兰卡是南亚旅游胜地,2018年接待了230万国际旅客,旅游业全年收入高达44亿美元,同比增长10.3%。但现在,它被高通胀、粮食短缺、油气供给不足、货币急速贬值等多重危机扼住了“咽喉”,普通民众正深受其害。

  公开资料显示,斯里兰卡6月通胀率达到创纪录的54.6%,食品通胀率更是高达80.1%。据世界粮食计划署统计,在该国约2200万人口中,超过620万人面临食品短缺,约61%的家庭不得不减少食品消费。3月4日之后,斯里兰卡卢比对美元汇率也从200左右的水平一路暴跌,截至7月13日已跌去82%。

  黄朝顺表示,自疫情暴发后,物价水平就逐渐上升,目前蔬菜等本地商品供应还能保证,但没有以前那么丰富,价格也比较高,比如一公斤的青菜已经从500卢比涨到了1200卢比(按当前汇率折合人民币22.56元),进口的产品则不仅价格大幅提升,还很短缺。

  进口产品较本土产品更为紧张,跟斯里兰卡的经济结构较为单一有直接关系。斯里兰卡的支柱性产业是旅游业,同时向外出口茶叶、宝石、渔业产品等,但生产资料和生活必需品高度依赖进口,这使得其非常依赖外汇收入。2019年斯里兰卡发生恐怖袭击事件,重创旅游业。随后于2020年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又再次使得旅游业雪上加霜。2021年斯里兰卡政府为发展绿色农业,禁止进口化肥和杀虫剂等,但农业随后又歉收,使其不得不进口粮食。2022年俄乌冲突升级又导致全球粮食和能源价格不断上涨。

  在此背景下,赚的少,支出的却多,外汇收入锐减成为了压倒斯里兰卡的“最后一根稻草”,能源和粮食短缺使得供需更加失衡,通胀问题持续恶化。这也使得斯里兰卡无力支付510亿美元的外债,走向“国家破产”。

  Phoebe在斯里兰卡主要经营宝石生意,她告诉中新经纬,宝石鉴定证书的塑料封皮是需要进口的,但由于最近几个月鉴定机构美元汇出受限,也就无法进口封皮,自己拿到的鉴定证书都是“没穿衣”的状态。纸张也是进口的,但由于缺纸,好多学校都没有办法组织学生考试,缺纸甚至导致供电局连电费单都没法打印。

  排队两天两夜不一定加到油

  李春荣最近一段时间都生活在斯里兰卡南部省海滨本托塔,他表示,中国等国家对斯里兰卡有包括粮食在内的各类援助,生活相对正常,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油、电、气”供应紧张,这已对民生造成重要影响。

  黄朝顺提到,斯里兰卡从今年2月份就断断续续开始停电,每次停电2个小时左右,在3-4月份达到停电高峰,有时候一天停3次,累计停电时长最高达10个小时,现在有所好转,但每天还是会定期停电,科伦坡目前每天差不多早晚各停电1次,累计3个小时左右。

  而燃油和燃气不仅价格高企,就是有钱也很难买到。受访华商都提到,去加油站排长队已成常态化,且加油都有额度限制,不会加满。

  “4月份前往加油站排队约2个小时,最长一次是从早上排到晚上,但现在排两天两夜都加不到。前几天去黑市加油,一升95号汽油费用为3000卢比(按当前汇率折合人民币约56.4元)。一年前的油价才180卢比,按当时的汇率折合人民币约5元多。”Phoebe称。

  黄朝顺提到,每个加油站的门口大概都是三公里长的队伍,高峰期可能排三四天都加不上油,加油难使得很多华商汽车停放在家十几天,仅因排队加油而斗殴致死,或者老年司机因长期在高温的驾驶室等候排队而去世的新闻,至今已看到十余起。

  Phoebe告诉中新经纬,此前燃气的正常价格为1700卢比每罐(12.5升),按当时汇率计约60元人民币,现在上涨到近6000卢比(按当前汇率折合人民币约112元),黑市可以卖到20000卢比(折合人民币约376元),涨了5倍。“每次使用燃气都很小心谨慎,生怕浪费,每天可能就开个10-20分钟,大部分时候改用电来做饭,为此特意买了电蒸锅和小电火锅。”

  躺平成为比开店更好的选择

  受访华商还提到,许多收入微薄的斯里兰卡居民生活已在“摇摇欲坠”的边缘,生产生活受到影响。

  黄朝顺提到,有些经济困难的斯里兰卡本地居民已经将一日三餐改成吃两顿,有的甚至只吃一顿。

  Phoebe则提到,就她了解的情况看,物价飞涨,但工资并没有涨。有些斯里兰卡普通居民月薪只有5-6万卢比,但叠加汇率贬值,本来折合人民币2000元左右的月薪现在降到1000元左右,斯里兰卡本地居民受到的影响远比外国人大。一些居民买不到也买不起燃气,科伦坡市区已有居民开始直接烧柴火做饭。身边有朋友从网上学习自制生物柴油以作自用。

  昔日喧闹的科伦坡街头也变得安静起来。黄朝顺说,公共交通大概减少了70%,很多火车、巴士都暂停了运营,出租车和私家车都在减少,连斯里兰卡随处可见的突突车也变少了。

  “斯里兰卡有些家庭的女士是不出门工作的,突突车拉客是主要生活来源,很多一家四口就靠这个,但现在加不到油,可能就没有生活费了。”黄朝顺还分享了自己的调研结果,以往一个普通的斯里兰卡居民日薪最高时大概是100元人民币左右,但汇率暴跌加之当前经济不振,收入已下降到50元人民币左右。

  Phoebe提到,有位从事宝石切割工作的本地员工,因公共交通停摆,有一次只好步行6小时回家。

  而对于生产经营者来说,缺油少气断电引发的连锁反应已经在各行各业显现出来。

  李春荣提到,停电导致工厂没有办法施工,就算有发电机但缺少燃油,加之物流不畅,很多工人在工厂也没办法正常开工,工资也受到影响,诸如宝石等产业产能跟不上,“现在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从今年1月份开始,无论是做服务行业还是建筑行业,我们都有意识地放慢了脚步,当前的市场环境、交通工具停摆导致的缺工、汇率贬值等各种因素下,基本不会获得很好的收益回报。”黄朝顺提到,很多经营旅游业、餐饮业的人已经选择撤回去,躺平已经成为了比开店更好的选择,因为一开门就意味着费用的产生。

  斯里兰卡动荡还将持续多久,成为眼下华商们最关心的问题。斯里兰卡议长阿贝瓦德纳日前表示,斯议会将于7月20日选举产生新总统。

  中新经纬在采访中发现,选择留在斯里兰卡的受访对象对未来仍满怀期待。“持续数月的断电等情况,其实大家已经有所适应,国际援助到来之后,可能半年或者一年的时间就会慢慢好转。”李春荣说,需要给斯里兰卡一些时间,这个美丽的印度洋岛国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