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起裁决引争议 美最高法院陷入党争旋涡

  多起裁决引争议 美最高法院陷入党争旋涡

  □ 王一同

  近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着实“刷了一波存在感”,也因此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7月初,超过100万人签署联名请愿书,要求国会弹劾联邦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6月下旬,最高法院对拥枪权、堕胎权、环境政策等一系列美国社会关心的问题作出争议性裁决,这些裁决被广泛质疑带有党派政治纷争的色彩,有损于最高法院的独立和公正。

  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民众请愿弹劾保守派大法官,反映了民众对最高法院日渐沦为党派斗争工具的不满。受政治极化影响,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乃至整个司法机构已成为党争重要战场,表决基本严格按党派划线,美国社会也在这种角力中不断撕裂。

  弹劾反映民众不满

  7月初,美国已有超过100万人签署联名请愿书,要求国会弹劾克拉伦斯·托马斯。请愿书指出,克拉伦斯·托马斯否认了堕胎这一宪法权利的存在。请愿书还抨击托马斯在与国会大厦骚乱有关的案件中没有回避,而“这些都表明托马斯无法作为一个公正的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

  “他必须辞职,否则国会必须立即对他进行调查和弹劾。”不少请愿者情绪激动地说。

  据悉,这一请愿由倡导自由主义的美国民间组织“MoveOn”发起。“MoveOn”表示,托马斯是裁定堕胎权不受宪法保障的多数派大法官之一,在“罗伊诉韦德案”判决被推翻后,托马斯随后还“借此进一步设想了未来”,认为最高法院应该重新考虑过去关于避孕等敏感议题的重大裁决。

  美国民众的请愿也得到部分民主党人的支持。据《国会山报》报道,美国民主党众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等人表示,如果有大法官在堕胎权问题上“误导了他人”,就应该面临一定后果,包括被弹劾。科尔特斯还呼吁国会对尼尔·戈萨奇和布雷特·迈克尔·卡瓦诺等投票支持推翻“罗伊诉韦德案”的保守派大法官展开调查。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可终身任职,除非自愿退休或被国会弹劾并剥夺职位。但在最高法院200多年的历史上,仅在1804年有一名大法官被弹劾,且参议院最终宣布其无罪。就此,美媒分析认为,托马斯不太可能被剥夺职位,但逾百万人联署请愿国会弹劾,不仅反映出公众对他裁决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更反映出民众对最高法院日渐沦为党派斗争工具的不满。

  民调结果显示,美国民众2022年对联邦最高法院的支持率只有25%,创下历年来的新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如果以党派划分,民主党人对联邦最高法院的信心从2021年的31%下降到目前的13%;共和党人对联邦最高法院的信心则小幅上升了3个百分点,达到39%。

  判决折射党派立场

  美国社会高度撕裂、党派斗争异常尖锐。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指望本就具有意识形态倾向的最高法院大法官超越党派之争并置身事外,显然并不现实。

  长期以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自由派与保守派大法官围绕堕胎、拥枪、医保等多项社会关心的议题激烈博弈。一般而言,自由派大法官由民主党总统提名并在民主党议员的力保下通过听证会,保守派大法官由共和党总统提名并在共和党议员的力保下通过听证会,他们上任后,所作出的判决不仅严格以自由派、保守派划线,而且大多带有鲜明的党派政治纷争色彩。最高法院也因而日渐成为民主、共和两党党争的重要战场。

  近日,美国发生了一些“翻天覆地”的变化。从环境政策到拥枪权、堕胎权,影响各种事务的重大决定陆续宣布——但却不是来自总统或者国会,而是来自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而且这些判决严格按照党派利益划线,折射出大法官各自的政治立场:

  当地时间6月23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通过一项裁决,推翻纽约州一项限制民众在外隐蔽携枪的法律。这一裁决得到全部6名保守派大法官支持,3名自由派大法官反对。克拉伦斯·托马斯在裁决书中写道:联邦最高法院认定纽约州这一法律违反美国宪法。自由派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在反对意见书中写道:这一裁决将为各州遏制枪支暴力的工作增加负担。民主、共和两党对联邦最高法院这一裁决的反应也截然不同。民主党人认为,这一裁决反常识且不合时宜。共和党人则认为,联邦最高法院捍卫了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赋予美国公民持枪的权利。

  当地时间6月24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了1973年联邦最高法院对“罗伊诉韦德案”的判决结果。由保守派大法官组成的多数派认为,堕胎权并非宪法赋予的权利,这意味着,美国各州在规范堕胎方面获得自由裁量权。与此相较,3名自由派大法官则在反对意见中说,随着“罗伊诉韦德案”被推翻,数百万美国女性失去一项基本的宪法保护。

  当地时间6月30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针对联邦政府权限作出一项裁决,限制后者颁布减少发电厂碳排放的全面法规的权力。该决定不仅让拜登政府抗击气候变化的进程遭到重创,更被联合国批评为“应对气候变化斗争的挫折”。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这一系列具有明显保守主义倾向的裁决,让民主党人大为不满,指责最高法院的6名保守派大法官玷污了最高法院不偏不倚、超越党争之上的名声。

  英国广播公司(BBC)则评论认为,民主党人或许控制着白宫和国会两院,但在一系列既具争议又重大的裁决上,最高法院正在形塑着美国的未来。与此同时,他们所作出的带有党派政治色彩的裁决将这个国家带向一个与民主党人的设想不一样的方向。

  沦为美国党争擂台

  可以说,近期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一系列判决似乎严格以自由派、保守派划线,分别代表着民主、共和两党的政治利益。本应独立、公正的最高法院充斥着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的争斗,逐渐沦为两党党争的擂台。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索尼娅·索托马约尔近期直言不讳地承认,党派分歧或影响美国公众对联邦最高法院独立性和公正性的看法,越来越多的政客及媒体对最高法院提出质疑,许多人甚至不屑一顾。

  与此同时,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围绕大法官人选从未停止过博弈,因此党派分歧将在未来进一步给最高法院带来负面影响:美国总统拜登的前任、共和党人特朗普在任内积极扩大最高法院保守派力量,成功提名任命3名保守派大法官,把保守派与自由派大法官人数之比由5比4变成6比3,进一步巩固保守派长期主导最高法院的局面。而今年6月30日,被民主党人拜登提名的美国历史上首位非洲裔女性最高法院大法官杰克逊宣誓就职,接替同日退休的83岁自由派大法官布雷耶。同为自由派大法官的杰克逊就任后,并不会改变最高法院自由派与保守派的力量对比,但较为年轻的继任者将给自由派注入新生力量,未来自由派与保守派的博弈将更为激烈。

  近年来,美国政治极化不断加剧,投射到许多方面。美国最高法院陷入党争旋涡只是其中的一方面。

  分析人士认为,对美国社会来说,原本应超然物外的联邦最高法院也卷入党争旋涡,受损的将不仅仅是最高法院的独立性、公正性,还有美式民主。